在即合理是一句哲学名言,却常被用于文过饰非、掩饰罪恶。


建安二年(公元197年),曹操在寿春大战袁术,军中缺粮,又遇大旱,即便找孙策借粮10万斛,仍然不足以喂饱三十万将士。


于是,曹操让当时管粮的仓官王垕以小斛发给士兵。王垕说:"这样做,必定惹众怒。"


曹操回他:“你就这样办吧,我自有良策。”王垕按曹操意图办,果然怨声载道,众议曹操欺人。


这时,曹操施展出他的良策。他密召王垕,对他说:“我想借你的人头一用,以定军心。”王垕随即被斩,并被冠之“盗窃军粮、故行小斛”的罪名。就这样,曹操借一个仓官的项上人头,安定了三十万军。


此举,有人认为罪恶无疑,也有人认为【存在即合理】,为了避免恶劣影响不得不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,这种恶是【必要之恶】。


曹操是真聪明,也是真卑鄙。当今社会,这样卑鄙的圣人并不少,他们善用正义的旗子掩盖罪恶的阴谋。


先讲一个最近发生在日本,举国热议的事。

 

近日,日本东京医科大学曝出招生歧视丑闻。原来,该校连续7年通过篡改考试成绩,降低了女生的录取比例。


为什么这么做?


源于校方认为,一旦女性结婚怀孕后,就无法履行急诊轮班的职责,也担心女性孕后退出职场,他们不希望白白培养这些女医生,因此从源头上控制人数,并称得到学校默许,他们视这种做法是“必要之恶”。


更有医学界人员大义凛然地说:“这不是性别歧视,这是为了日本医学的未来。”


把赤裸裸的性别歧视说得如此清新脱俗,把罪恶粉饰成大义,这些医生或许应该医人先医己、医身先医心。


不可否认,身处医疗前线,无法兼顾家庭,女医生休假及离职情况较多是事实。但是否应该反思,是什么原因造成女性缺乏能坚持工作的大环境?是谁亏欠女性一个公平的就业机会和就业环境?


短浅的功利主义眼光,只会让女性职场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窄,同时,男性经济压力越来越大。不从源头解决问题,只会像踩泥潭一样越陷越深。


比起日本的性别歧视,中国好一些,但也不容乐观。


据世界经济论坛《2017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》披露,144个国家和地区中,日本排名114位,中国排名第100位,足见中国真正消除性别歧视,实现女性撑起半边天还为时尚早。


过去,金融圈、学术圈是性别歧视重灾区,如今,应该再加上一个:地产圈。


不久前,某TOP30房企的招聘就因涉嫌性别歧视,引网友吐槽。该房企要求招聘女性员工比例要控制在25%以内,并表明不要漂亮的。不仅性别歧视,还传导一种充满偏见的价值观:即认为漂亮的女生是花瓶。


??


分析该房企歧视女性的原因,无非就是认为女性是不能持续奋斗的,在事业上是没有追求的。

 

不禁想问:那些烈日下、风雨中发传单拓客的是不是女销售?熬夜改方案,执行起活动来满场飞奔的有没有女策划?通宵熬夜,三天赶出户型图的有没有女设计?家庭工作两全,在职场上叱咤风云的有没有女高管?

 

有人会反驳说这是少数,之所以少,难道不正是因为偏见造成缺少公平的就业机会和环境吗?这里的偏见即指社会认为女性顾家是政治正确,也指用人单位认为女性会因顾家而缺乏事业心。


在地产圈重男轻女司空见惯,控制女性比例25%并不是最差的。据我所知,有两家上半年进入销售25强的闽系房企,它们要求2018年新招员工中,女性比例控制在10% 。


一筐烂苹果,比对挑看之后会发现,没有最坏,只有更坏。



地产圈如今风声鹤唳,各大房企的生存共识是加速、超车。一个个地产人就如同轮胎、发动机、方向盘,在车主的指令下不停运转。


与此同时,行业焦虑不断扩散、蔓延,用人歧视的矛头对准女性,包括初入职场的新人。


一位中山大学2018届本科毕业生,校招时应聘某top3房企的综合管理岗,一路过五关斩六将,最终进入终面,她觉得已经有十足的把握拿下,最终却不了了之。托人打听之后,才知道倾向于招男生。


更令我膛目结舌的是,刚出校门的96年女生被问生育计划。

95后们,当你们认为自己还是宝宝的时候,房企已经在担心你们会生宝宝了!


女性没生孩子前,会被打上“这是一枚会生两个孩子请产假的特大定时炸弹”的标签。

生一个孩子后,会被贴上“随时生二孩的定时炸弹”的标签。

生完二胎,职场上的标签变成“没精力,没心思工作”。

     

偏见之下,房企当中很多女性上到中层就见顶了。


同样一男一女应聘,房企的录取原则是:能力相同,选择男;女强男弱,差距不大选择男;女强男弱,差距太大,不急的话让HR再看看。


这绝不是段子,这是赤裸裸的现实。


前有为国生娃、顾家育儿的社会压力,后有“女子不如男”的就业歧视,左右有房企洗牌裁员虎视眈眈,女性容易沦为被裁首当其冲的对象。


可以说,地产女性正在陷入前所未有的窘境。



没有与生俱来的偏见,刨根究底,地产性别歧视日渐的根源在于:高周转。依旧是这为人所不齿的三个字。


发展好的时候,一切都不是问题,发展不好的时候一切都会成为问题。从前车马慢,9天盖一层的旧时光真叫人怀念。


如今,高周转的巨轮之下,很多岗位由脑力活变成体力活。所以房企们青睐男同胞。

以前房企用人,是把女人当男人用,把男人当畜牲用,现在通通都当机器用。


对于房企重男轻女的行为,有人认为无可厚非,觉得企业不是慈善机构,让员工创造更多价值合情合理。那么,企业就应该是吸血工厂吗?好听点是创造,难听点不就是压榨嘛。


谁都愿意做能被看见和称道的慈善,却往往不愿意承担看不见的责任。

恒大砸40个亿用于扶贫,世茂斥资1.33亿购回《丝路山水地图》,无偿献给故宫博物院。毋庸置疑,这些行为是积极的,是好事。


如果房企能树立正确的企业价值观,引导公平的就业氛围,承担起企业该有的社会责任,不失为另一种慈善。


短浅的功利主义目光,可以让企业在财富榜节节攀升,但不会成为受人尊敬的百年老店。


在地产圈,性别歧视不止于职场,也常常出现在楼盘宣传中,房企借助性别歧视来为产品做吆喝,标杆万科也未能免俗。


几个月前,郑州万科 “春风十里醉,不如树下学生妹”的广告语,物化女性的同时暗含贬低,低俗得让人不忍直视。



惹众怒之后的郑州万科开始了公关三步走:撤稿、道歉、杀个策划祭天。


道歉有用的话要工商局干嘛?这里想说,工商局除了查“最”、“第一”、“世界级”等广告禁用语,也该管管低俗化、歧视化。


其实,这并不是万科第一次犯错,以前互联网传播慢,救了不少开发商。地产圈性别歧视,传导陈旧男女观、物化女性广告屡见不鲜,我们来看几组广告


??

同样出自万科


??

辣眼睛


?


这种广告,应该作何评论?


不由得让人反思,为何性别歧视屡禁不止?恐怕除了利益驱使、社会责任意识的缺失,违法的成本太低也是主因,廉价的道歉难以根除病源。


放在国外,中国企业的花样作死会被罚个大出血。


西班牙一航空公司要求空姐做孕检被判定为性别歧视,被罚25000欧元,相当于20万人民币。


再看美国,2010年,制药巨头诺华公司因在升职时忽视女员工的存在,歧视怀孕的女员工,并且允许敌视女性的工作环境存在,被罚2.5亿美元。


反观国内,就拿近日深圳出台促进女性平等就业的政策、法规来说,对性别歧视突出的单位处3000元以上3万元以下的罚款。这罚金对企业来讲就是洒洒水,放在房企就是一套房款的零头。


当然了,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在中国,性别歧视问题是越过千年站在我们面前的,解决问题无法一蹴而就。


我们期待劳动就业政策更加完善,同时也呼吁改变女主内的传统性别分工,让每个家庭成员共同承担养育责任,互相支撑起一个更好的职场明天。让我们的下一代女性可以享受更公平的环境、呼吸更自由的空气。


偏见就像一把嗜血的利刀,我们能做的是把它收好。